【勇者は犯されたい】(想被侵犯的勇者)【翻译:十賭九輸】   另类小说 
翻译:十賭九輸
字数:20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游戏是,现实

  我现在感到相当的满足。

  在萤幕上缓缓流动的是,电脑游戏「魔王雷古诺斯」结局之后的工作人员列表。

  「魔王雷古诺斯」是上个月发售,所谓成人限定的色情游戏(以下通称为HG)。

  色情部分十分充实,基本的RPG部分亦经过了精心的制作,作为单纯的游戏也能愉快的享受。

  游戏是3DRPG,可以在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视点自由切换。

  色情场景的制作也非常细心,3D模型与黏液都栩栩如生,在第三人称模式时还可以自由移动视角。而且,每个场景都能设定好几个视角,藉由快捷键在许多视角间自由切换。

  主线故事在某种程度上是固定的,但是在战斗上的自由度很高。可以自由的选择同伴,如果想要一个人打倒最终头目的话也行。

  当然,最优化的攻略方法是存在的。可是在通关一次之后就会开启「强力新游戏」的系统。第二轮之后的玩家角色相当的强大,也继承了强力的道具,所以没必要选择效率最高的游戏方式,可以与新的夥伴以及使用各式的战术享受游戏。

  我在第一轮的时候完全不看情报,以自己的心情为基准进行游戏。在第二轮之后则是在网路上搜集情报,目标为回收第一轮漏掉的事件。

  现在已经是第六次通关了。目前所知的事件都至少经历了一遍,由于持续的继承等级也到了最大的99。

  第一轮险胜的最后魔王现在也变成了一盘小菜,可以说这个游戏对我来讲已经结束了吧。

  那,下次要怎么玩呢?对自己做适当的限制来进行游戏吗?(缚りプレイ:日本游戏高手间盛行的一种游戏方式,在游戏玩无可玩之后对自己做限制来进行游戏,像是RPG只打必要的战斗低等级通关之类的)

  工作人员列表播放结束之后,选择「强力新游戏」,没有看过的视窗突然打开了。

  『加入了新的新游戏选项!』

  这是?

  攻略网站没看过这东西啊。

  是达到了出现的条件吧。等级到了最大。全事件完成、道具全搜集、魔法全学习以及怪兽图鉴全完成等作为条件也说不一定。

  「魔王雷古诺斯」作为HG有着相当庞大的内容。而且发售也才过了一个月。

  说不定我是第一个见到这个的玩家。

  在留言板上看过了好几次等级99的文,但都没有提到这件事。

  大概是由于那些人都集中精力在冲等上,我则是把其他要素都搜集完成了吧。

  在接下来出现熟悉的『要以更强力的状态进行新游戏吗?』的问题回答了YES,进入了新游戏选项的画面。

  ?等级继承

  ?道具继承

  ※一部分的剧情道具无法继承。

  ?金钱继承

  ?地图全通继承

  ?装备能力赋予 new!

  ※最终装备的武器、铠、盾的加值以及白装攻撃力/防御力相加后,

  以此为基础使主角取得新的能力。

  ※上一轮的赋予直接作废。

  ?变更主角性别 new!

  ?使用超拟真介面 new!

  最前面的四个是之前就有的选项,下面三个是新的选项。

  装备能力赋予是继承的一种吧?是怎么样的强化呢?

  如果说是以白装攻防以及加值为基础的话,大概是纯粹的加强能力,使得虽然只能装备一套装备,但实际上有两套装备的能力吧?

  但是,装备格有武器、铠、盾、饰品四个部位。

  可惜的是饰品无法再加上去。

  但考虑到游戏终盘时有许多强力饰品。我最后装备的勇者之证可以防御所有的异常状态、行动速度加倍、全魔法MP消费变更为1、物理攻击吸收等等。
  或许是基于游戏的平衡才做了这样的设计。

  变更主角性别,也就是那样吧。

  到现在为止的主角都是男性,变更为女性这样。

  如果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话,应该只是因应主角的视点在剧情上做细微的变化?

  如果故事有很大改变的话,到现在才出现有点浪费了,应该在第二轮就可以开始选择才对。

  「魔王雷古诺斯」是HG。主角是男性所以H对象都是女性。

  如果剧情以及事件没有大量变化的话……是以蕾丝为主吗?说不定也可以引诱一部分的男性角色。

  在HG玩家之中,也是有讨厌女性主角的。他们说只有男性视点可以拿来用。

  我的话男性主角和女性主角都是可以的!

  男人玩女性主角的游戏也可以有各式各样的乐趣。观望着女孩子努力──由于是HG,通常都是被欺负──的人,将自己代入女性而获得乐趣的人。

  我的话用两种方式都能获得乐趣呢!

  最后的超拟真介面是啥?

  根据电脑的配备等级,「魔王雷古诺斯」有着十分美丽的画面。

  战斗没有中断的问题,怪物普通的在大地图上移动。

  是指无法直接看到的介面、选单或操作方法吗?但是,在使用滑鼠与键盘的限制上,也想不到有在此之上的介面了。

  那就试试吧。

  把全部选项钩上之后。

  点选了「进行新游戏」。

  『请问你的名字是?』

  游戏开始的第一个问题。

  名字的输入栏表示的是,上一轮游戏使用的名字「赛希尔」。

  这是我经常在游戏中使用的,男女都适用的名字。

  这次这样就可以了。点「OK」吧。

  ◆ ◆ ◆ ◆ ◆

  在这个瞬间,我出现在了外面。

  啥?

  不是在自家外面。根本是乡村……总感觉有点眼熟……。

  ──剑之村。

  是的,这是「魔王雷古诺斯」的起始地点,被称为剑之村的边境村落中央广场中所见的风景。

  立刻转过身去。

  耸立在那边的是一把插在石底座中的剑。台坐上有三个坑洞,并且刻了一行字。

  『能拔起这把剑的便能成为勇者』

  这就是剑之村名字的由来。勇者之剑。

  「魔王雷古诺斯」之中最强的剑,当然主角就是最后拔出这把剑去讨伐魔王的勇者。

  在故事中,我接受了要拔出这把剑的「试炼」,从这个村庄开始了旅行。
  之前都是使用键盘和滑鼠,在萤幕映射出的世界中冒险。

  我的电脑使用的是专门为游戏所购买的高端配置,可以在「魔王雷古诺斯」中用最高画质顺畅地游玩,现在所见的则是更加真实感的风景。而且在之前转身的时候,没有用键盘而是用自己的身体确实的转了身。

  接近了勇者之剑,意外的碰不到剑柄,只好摸了下台座,的确有实体的感触。

  不敢相信这就是现实。

  「使用超拟真介面」

  新游戏选项中新出现的项目于脑中浮现。

  这就是,超拟真?还是说,现实?

  有了讨厌的预感。

  赶快结束游戏吧。

  ……要怎么做呢?

  「魔王雷古诺斯」中,在选单中点选EXIT即可结束游戏。但在强制事件中打开选单的时候,其他项目都会变暗,只剩EXIT可以选择。

  打开选单吧。选单选单。ESC键?要怎么按?

  喔,用想的就能打开选单了。

  与之前直接与游戏画面重复的选单不同,在视线之外,脑中浮出了选单的影像。

  但是,EXIT变暗了无法选择。

  其他与EXIT同样无法选择的有CONFIG和DATA。CONFIG是设定画面以及声音等的选项、DATA则是进行存档读档的选项。

  不能使用CONFIG,没啥问题。不能使用DATA会造成一些麻烦,但也可以暂时放着不管。最大的问题是EXIT无法使用。

  这就表示说,没有结束这个游戏的方法了。

  要怎么办呢?

  啊,Alt+F4之类的。不能按吗?

  果然不行。

  我当场蹲了下来,无力地把头抵在扶着勇者之剑台座的手上。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继续游戏?通关之后在新游戏选项中不选使用超拟真介面,就可以回去了吗?

  低头思考的几个问题都无法得到答案,此时听到了谁在往这边走动的脚步声。

  话说回来在之前的游戏中,不管主角还是NPC都没有脚步声呢。不愧是超拟真。

  「喂喂,小妹妹你没事吧?」

  这声音很明显的是向着我来。

  小妹妹?这是在指谁?

  啊,是这样的。「变更主角性别」。这次的主角是女性。

  「没事。完全没问题」

  我用清澈的女高音回答。

  「没事的话就好。是旅人吗?身体不舒服的话,去旅店中休息一下如何?」
  对于这关心我的大叔声音有点印象。

  应该是在此时接近勇者之剑的话,会和主角搭话说明此物缘由的NPC。虽然交谈好几次都不会说一样的事,但这次却是在说关心我的话。

  比起依程式而动作的NPC更接近人类了。这是因为超拟真介面的关系吗?
  话说回来,大叔总感觉比以前看起来还高。

  地面感觉也比较近了呢。大叔的身高不会突然变高,是我的视线变低了吗?
  等等。回想起来,刚刚手碰不到勇者之剑的剑柄。明明在以往的游戏中,第三人称视点时,手都是能直接碰到的……。

  重新省视自己的双手。是如同女孩子般又白又细小的手。

  不,错了。不是如同女孩子般,现在的我本身就是女性主角。

  「魔王雷古诺斯」的主角本来就是小体型的男孩子,但这次的女性主角好像比那位的身型还要更矮小。

  「谢谢你。那我就回旅店了」

  以往的NPC对主角的奇异举动大多是无视的,这次似乎不是这样。

  有各式各样的事情想要确认。

  但不方便在人前进行。那就去旅店的单人房吧。

  剑之村的商店配置于脑中浮现。笔直地往村子一角的旅店走去。

  2.系统是,需要确认的

  「我要住一晚。」

  「好的。加上午晚餐总共300元。」

  「憩剑亭」老板娘的发言,让思考暂停了。

  钱,要怎么付出去呢?

  「元」是「魔王雷古诺斯」的世界「皮斯菲比亚」共通的货币单位,可以用的货币有金币、银币、铜币。

  铜币一枚1元、银币一枚100元、金币一枚10000元。

  在游戏中,这些钱币都会掉落在地上,捡起来之后现金就会增加。

  但是在店家中消费时,都是在专用的视窗中透过系统进行交易,主角并不会把钱币取出拿给别人。

  「怎么了?钱不够吗?」

  「不,那个……」

  打开选单确认一下,现金有999999999元啊。

  300元、300元,如此想着。

  选单表示的金额在减少了300元的同时,右手中出现了握着什么的感觉。
  悄悄确认了一下,是三枚银币。

  「这,给妳。」

  老板娘确认过收下的银币之后,将钥匙递了过来。

  「房间在二楼的最深处。

  但是,像妳这样的孩子一个人旅行吗?虽然在村中没有问题,但外面就有点乱了。要小心一点啊。」

  「是,是的。」

  被说「像妳这样的孩子」了,但是现在连自己长成什么样都不知道啊。
  憩剑亭是这个世界中标准的旅店兼餐厅兼酒馆。一楼是餐厅兼酒馆,二楼以上则是旅店。

  用跑的上楼梯进入房间,马上将门锁上。

  房间面积有7.5平方米(四叠半),内置一张床以及一组桌椅。

  有一个窗户。说不定会被窥视,为防万一把窗帘也拉上吧。

  要从什么开始确认呢。

  首先从钱开始吧。

  想着10101元,右手中出现了金银铜币各一枚。选单中现金也相应的减少。

  但是,要怎么收回来呢?有获得的指令吗?

  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现金减少了,代表这些钱在系统认定中已经不属于我了吗?

  在游戏中捡钱的方法是……。

  将金币设定为目标,取得。

  金币消失了,现金增加了10000元。

  原来如此。

  以往都是用游标来点选,现在用视线就可以直接选择的样子。

  用同样的方式取得了银币和铜币。

  那道具呢?

  点击选单中的ITEM,道具介面以跟之前相同的样式浮现出来。

  选择取出一个HP回复药,右手中出现了一个装有绿色液体的玻璃瓶。就是道具图鉴中出现的那种HP回复药。

  用跟硬币同样的方式收回了HP回复药,这次想像用快捷键直接把道具介面打开。结果跟游戏一样,可以不藉由选单直接打开道具介面。

  但是,每次都要从道具介面中寻找道具的话有点麻烦。

  以前在选单打开时会自动暂停所以没啥问题,但这次介面是直接在我的脑中浮现,外部时间依然持续流动。

  如果在战斗中还要分心选择道具的话,说不定会有因此丧命的时候。

  取出HP回复药,试着这样想像看看吧。

  就在这样想起的瞬间,在右手中出现了HP回复药。

  嗯,果然能这么办。

  那魔法又如何呢。

  确认可以用介面或快捷键呼出的魔法一览表。

  接下来试着用用看吧。

  说到房间中使用也没有问题的魔法,就是【点亮】了吧。

  想着【点亮】。

  没有任何反应。

  不能用魔法吗?

  不是这样的,在设定上要发动魔法必须将魔法的名称口述出来。实际上在以前使用魔法时,都有角色念诵魔法名称的语音。

  「【点亮】」

  眼前出现了直径大约十公分的光球。

  在昏暗的房间中,【点亮】照耀着四周。

  【点亮】是照明用的魔法。可以指定施放在任何物品上,如果没有指定的话就在施法者面前产生光球。

  指定在物品上时,那个物品就会发出光芒,可以拿着行动。

  如果没有指定的话,光球则无法移动。

  持续时间为一小时。无法在中途解除。亮度也无法调整,如果会因为这个亮度而眼花的话就无法使用了。

  接下来,从选单来确认属性吧。

  等级是99。升级需要经验值的栏位消失了,表示到达了最高等级。

  所有参数都和破关时相同。似乎不会因性别而产生差异。

  HP是99999,MP是9999。

  在练级时大量狩猎了会掉落提升HPMP上限道具的怪物,所以比等级更早达成了最大值。

  因为施放了【点亮】,所以现有MP减少了些。

  特殊能力中追加了新的能力た。

  「【超级爆裂阵】」「自动HP回复」「吐息伤害免疫」「魔法伤害免疫」等四个。

  【超级爆裂阵】是「魔王雷古诺斯」中攻击力最大的无属性魔法,攻击范围也是最大的。由于攻击力以及对于各种属性都能适用所以效率很好,虽然有着会伤及范围内的夥伴等各种问题,但确实是最强的魔法。

  在属性栏中这样表示的话,并不表示学会了这个魔法,虽然确实是可以使用。

  在这里表示的意思是,上次通关时装备的勇者之剑特殊效果。

  事实上,勇者之剑觉醒时被引出的真正力量,就是可以不消耗MP的使用【超级爆裂阵】。

  不过勇者之剑的获得以及觉醒是强制事件,所以必定会入手。

  但是,没有什么人会一直施放这个技能直到游戏结束。

  因为主角的队友被【超级爆裂阵】波及而死的机率相当高。虽然在「魔王雷古诺斯」中HP降为0时角色们会气绝而不是直接死亡,但在情节上不是不死身所以在气绝中被追加攻击的话还是会死的。另外由于以【超级爆裂阵】为首的上级魔法都是多段攻击,所以在气绝后会继续追加攻击将之杀了。

  在玩家间将勇者之剑称为全杀之剑。

  自动HP回复则是勇者之铠的特殊效果。由于本来的防御力就很高,再加上伤害可以随着时间恢复,使得一般的物理攻击无法杀害主角。

  吐息伤害免疫和魔法伤害免疫是勇者之盾的特殊效果。免疫的只有伤害所以异常状态依然能发生作用,由于免疫了勇者之铠无法阻止的伤害,使得主角的生存力格外的上升。

  如果再加上无法用「装备能力赋予」取得的饰品勇者之证的完全异常状态无效,主角几乎没有败北的可能性了。

  在一部分的玩家之间,这些勇者装备被视为只想看H的人用的辅助道具。剑之外的所有装备都由强制事件必然取得,这应该是为了不怎么想练功只想看H的玩家所设计的吧。

  在我的角度来讲,HG当然是要看H的,但是「魔王雷古诺斯」中RPG部分的游戏平衡也想好好享受。

  但如果站在生意的角度来讲,这或许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攻击力和防御力,比通关状态还要各多了1。

  应该是初期装备「匕首」的攻击力1,和「布衣」的防御力1加上去了吧。
  想起了装备的事,于是开始省视自己的身体。

  是设计给主角初期穿着的布衣,设计上比起样式更重视防御力的俗气衣服。脚上则穿着皮制的靴子。

  在腰带的左侧夹着匕首,右边则是挂着一个小包。

  包中则是空空如也。

  嗯。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啊。

  从道具介面中取出豪华穿衣镜。

  有着俗气金饰的大型穿衣镜出现在眼前。

  这并不是什么魔法道具,只是一个给女孩子的礼物。

  将之送给上流社会中的女孩子时,好感度的上升值会更多。

  好感度上升后会发生什么呢,这是HG嘛,也就只有那档事啰。

  话说回来,从道具介面取出时,道具突然出现果然有点奇怪。

  在他人面前来是别这样做比较好吧。

  小型道具倒可以自由的装作从包中取出。

  比起那些杂事,现在更想看的是镜子。

  其中映射出的是娇小的女孩子。身高连150公分都不到。

  虽然发型是金色的双马尾,但意外地并不会让人有活泼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楚楚可怜的印象。脸上大大的眼睛道成的幼小感更是助长了这种印象。

  「魔王雷古诺斯」的男主角本来就身高不高,持有着温柔且年轻的面孔,被评为跟女孩子一样可爱的角色,女性主角看起来和他很像。以往习惯的男性主角现在变成女孩子了,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服装如同刚刚所看见的,和男性主角所穿的在设计上有些许差异。

  虽然外型有点区别,但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同样的装备。这就是男性用和女性用之间的差别所在吧。

  男性主角本来就是矮小肩窄的身材,女性主角看起来就更加纤弱了。把袖子挽起来看了一下,对于这种手是否能持剑感到了不安。

  试着将比首拔了出来,看起来确实不像是这样的身体能使用的武器。

  话说回来,虽然男性主脚看起来不怎么能依靠,但战斗力实际上是相当高的。不管是对上怪物还是在床上。

  腰上的那话儿,与容貌和身高恰巧相反,是具有凶恶的大小及颜色的凶器。
  虽然平常总是会被女性取走主导权,但在性上总是非常的积极,甚至有束缚鞭打和奴隶等强烈的行为。

  现在的我已经是女性主角了,身为HG的主角,果然也是那种感觉吗?
  总而言之,现在我的那里也有着凶恶的凶器吗?

  对嘛,一开始就该确认的不就是这个吗。

  首先是将靴子脱了放到床下。布衣是裙衣和裤子的组合,也是全脱了丢到床上。

  虽然这个世界整体上是中古欧洲的风格,但女性的内衣则是现代样式。我身上穿的大概也是这样吧?但说不定是很煽情的装扮也说不定。因为是HG嘛。
  眼见身上所穿的则是分成上下两部分的白色内衣,与其说是煽情不如说是健康的样式,或者也可以说是清纯。

  虽然手稍微停了一下,但还是把内衣脱了放到床上,以刚出生的姿态回到了镜前。

  本来在预料中身体就很细小了,但真的很细小。但并不是病弱的姿态,而是健康地展现了出来,可以说是骨架比较细小的感觉吧。

  相对于细小的身材,脸看起来则是比较大。这也是看起来比较幼小的因素之一。

  胸部不能说是没有,但也不能说是大。不过乳头则是很小,乳晕也是可爱的小并色浅。

  作为在这身体中的我来讲,不管何种大小的胸部都是喜欢的。

  腰围则是不瘦弱也不肥大,看起来相当的健康。至少不是乌贼肚(イカ腹:小孩子由于腹肌较弱而内脏往下集中到肚子上,使之膨胀的体型)。不是幼女真是太好了。

  这身体不管上面还是下面都是我都很喜欢呢。

  腰围和大腿之间,比起上半身来讲肉不能说是很多,但整体而言算是漂亮的。

  另外脚很长呢。在现实中的我则是纯日本人的体型,所以很高兴。

  阴毛则完全没有,光滑光滑的。

  话说回来,在HG中胸部较小的会被称为平坦,光滑平坦就是「下面光滑,上面平坦」的略称。(つるぺた)

  现在的我并不是这个样子,胸部还是有的。

  继续站着的话重要的部位就看不到了。

  于是在穿衣镜前坐了下来,膝盖立着打开了双腿。

  在之前都只能看到马赛克的,现在则是能清楚看到无码的影像。

  尽管这么说,因为闭的很紧所以只能看到一条直线呢。

  用双手小心的左右掰开。里面的造型有点复杂。

  在这个时代中,想要看的话在网路上总是有无码的影像可以看的。即使年龄等同于没有女朋友历史的我,某种程度的知识也是有的。

  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如同初生的样子。

  女性主角的那里和男性主角的那话儿不一样,既不凶恶也不凶暴,可以说是非常的清洁可爱。

  这可不成。看起来神圣到无法玷污了。

  但是,就因为如此才要玷污不是吗,毕竟这是HG嘛。

  嗯,被强行按住,用各种东西插入搅拌之类的。

  我喜欢硬上,也喜欢被硬上。当然是说游戏中。

  要认真说的话是更喜欢被硬上吧。

  身为男的或女的都好。看着女孩子被硬上很好,身为女孩子被硬上也不错。
  在我以前自慰时作为想像的素材中,实事上也有身体不能动时被硬上,但还是感觉到快感的场景。

  正好现在是这样的身体。谁都好快来硬上啊……硬上……。

  ──总感觉忘了什么。

  到底是啥呢。女孩子、硬上,HG总是会有这样的事件呢。

  「啊。」

  想起来了。

  在「魔王雷古诺斯」开始同时触发的事件。

  剑之村的年轻女孩子们危险了呢?

  3. 盗贼头目是,恶魔奸 -1-

  在剑之村的北部,有着盗贼居住的洞窟。但实际上盗贼头目已经被魔王的一个手下取代了。

  他就做着HG中的敌人应该做的事情,像是持续凌辱周围村庄的年轻女姓等明显使人憎恨的行为。

  这个事件在游戏开始时就开启了,随着时间经过剑之村的女性就会一个一个地消失。

  第一个女孩子,就是在主角第一次留宿后的隔日消失的。

  在初次游戏的时候,会重复着与前往洞窟的路上与洞窟中出现的敌人战斗以及回去休息的过程,即使没有同伴也能一个人推进着事件。

  但在第二轮之后这个在游戏序盘的洞穴就能轻松的攻略。因此在至今的多轮游戏中都会直接把盗贼们赶跑。

  虽然说是恶魔,但「魔王雷古诺斯」中的恶魔族基本上都不会杀掉人类的,也不会使其受无法恢复的永久伤害。

  在恶魔的眼中人类并不是敌人。如果要认真说的话其实更接近宠物的感觉,对于在意的人类也会加以怜爱。只是,怜爱的方式是性侵犯而已。

  当然被恶魔代替的盗贼头目也就不会把女孩子杀掉。

  因此被抓走的女孩子们在驱逐盗贼后就会返回村庄,回到没有后遗症的普通生活中。

  但是,台词会有些变化。「在那个时候,被盗贼侵犯的我身体已经脏了」之类的。

  在游戏世界中那种蚂蚁般的存在不管怎样都无所谓,但在现在这个具有强烈现实感的世界中,这种状况还是别发生比较好。

  尤其是当还有挽回余地的时候。

  在这个洞窟中伪装盗贼头目的恶魔是,终盘头目中魔王直属的四天王之一「炼狱的加恩加尔」。

  在初次游戏的时候,主角会被现出正体的加恩加尔打败,之后加恩加尔就会自己离开。也就是所谓的必败事件。

  但是,这个必败事件并不是完全的强制败北,在多轮游戏中也是能打倒加恩加尔的。

  咦,是这样啊。被这个BOSS打败也没关系的。

  而且、加恩加尔是个持续绑架侵犯村中少女的家伙……。

  不是很有尝试的价值吗。

  ◆ ◆ ◆ ◆ ◆

  我将床上放的衣服穿上,穿衣镜收回物品介面,将钥匙占存在老板娘那边之后走了出去。

  太阳还高高挂着。说不定还是午前时段?

  先前往武装店吧。

  初期装备的布衣实际上是非卖品。虽然数值上与其他的布衣没有差异,但没有其他同样设计的布衣了。

  这样的独特物品可不能轻易弄坏了,还是去买新的防具吧。

  虽然我现在的防御力其实已经不需要防具了,但也没有裸体行动的必要。
  ……嗯,话说回来,露出作品……不不,现在可不是这样做的时候。(译按:以女主RPG来讲露出是必须的吧!)

  在武装店中购买了只比布衣贵的「皮铠」,收到了很大尺寸的铠甲。

  怎么看都不像是我这种小女孩能穿上的尺寸。

  「这,是不是有点大了?」

  「什么嘛小妹妹,是第一次购买装备吗?」

  咦?做错了什么吗?

  「确实是第一次……」

  在这一轮的游戏里面呢,不是在说谎。

  「装备为了可以在伙伴间重复使用,都有着自动调整尺寸的功能呦。

  穿上去就明白了。

  要在这里试穿看看吗?」

  「啊,好的。」

  原来如此。在游戏中,不管性别还是体型相差多大的角色,确实可以穿同样装备呢。

  既然如此,就赶快装备……咦。

  为了要装备,得先将布衣脱掉然后穿上皮铠……?

  在武装店的老爹面前?

  露,露出PLAY吗。这么快就!

  脸立刻感觉到了热。现在我应该是满脸通红了吧。

  毕竟自己对于目前这个状态还是新手。在旅馆中裸体时还能保持平常心,但在他人的视线前就不一样了。

  那,那要怎么办呢。

  在武装店外面……在外面换装不是更糟糕的状况吗。

  能在道具介面中选择皮铠瞬间换装吗?但要这样做的话,得将刚刚买的皮铠先收入道具介面中,铠甲突然消失是不是有点不自然?

  话说回来道具介面是任何人都能使用吗?还是说仅限玩家角色的特权?在他人面前使用没问题吗?

  嗯嗯,要怎么做呢?

  「讨,讨厌,开玩笑的。要回去旅馆换呢。」

  脸通红的我感觉困惑的这样说了,老爹看起来也有点疑惑。(译按:这世界中没有叫做更衣室的地方吗)

  这样啊。在旅馆的房间中换衣服不就好了。

  但,但是,难得的HG女主角身体,不是就该拿来做各种色色的事情吗。
  但各种事情都有第一次。

  如果连武装店老爹的视线都无法克服,那更有趣的事情也无法去做了吧。
  ……。

  快速的将布衣脱下,展现出了只穿内衣的姿态。

  「喔,喔?」

  快速的将皮的身铠穿上。穿上的瞬间,铠甲立刻开始缩小,直到完全合身为止。

  只穿上了身铠,其他部分完全没有被挡住。

  「年轻人就是爱乱来。但对眼睛的保养还是不错的。」

  虽然是自己想被看的。但脸上的热度一直无法散去。

  话说回来,皮铠并不是完全的皮制。而是在布衣上缝上皮革的型态。

  另外分成了好几个部分、身铠之外、还有帽子和腕甲靴子等配备。这些在装备的瞬间都变成了适合我身体的尺寸。

  确认了一下属性,确实地变成了装备皮铠的数字。

  好的,已经没有留在这间店的必要了。

  要看老爹的脸总感觉有点害羞。

  将脱下的皮衣以及皮靴抱起,快速地出了店门。

  然后在店的阴影处将脱下的装备收回了道具介面。

  ◆ ◆ ◆ ◆ ◆

  出了村庄前往盗贼洞窟所在的森林深处。

  虽然说是已经习惯的路程,但亲身经历则是第一次。

  穿过了树木之间,接近了不靠上去看就完全无法用视觉确认的洞口,开始使用魔法。

  「【完全隠蔽】」

  同时我的身姿和装备都消失了。往下确实看不见自己的身体。

  【完全隠蔽】是【隐藏】和【消音】等的潜行系魔法中最高级的魔法,不只让身姿消失,声音和体味咀会消失,而且不会留下足迹。

  在接近等级比自己高的对手时可能会漏馅,但99级的我不需要担心这种问题。

  效果时间为30分钟或直到实行任何攻击行为为止。因为是趁人而不被,所以有高可能性造成大量伤害。

  确认自己的身姿已完全消失,再度向洞窟行进。

  果然洞窟入口有两位看守的盗贼,但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

  于是就这样直接走了进去。

  在进入洞窟之后,与选单中同样的地图在脑海中显示出来。

  这是「魔王雷古诺斯」的基本系统,仅在地城中显示的小地图。

  本来没有走到过的范围是不会显示的,但由于在新游戏时选了继承,于是现在洞窟整体都展示了出来。

  地图上显示出来了好几个点,白点是自己、红点则是敌对的NPC和怪物。在现在没有显示的点中,蓝点是非敌对的NPC、灰点则是队伍成员。

  好险,现在牢中还没有蓝点显示出来。

  确认了盗贼头目的房间中有红点,于是直接往那边移动。

  实际上在午后过了一段时间,头目和几个盗贼都会往村庄移动所以没人在家。

  在故事的进行上没有与头目作战的必要,也有瞄准空巢而进行入侵的选择,也有用【完全隠蔽】轻松地达成的方案,但这次目标是让村子的被害为零所以无法这样做。

  毕竟是盗贼生活的地方嘛,在洞窟中到处都放着提灯,明亮到感觉不到不自由。

  比起外面的气温有点低。

  这也是超拟真介面的结果吗?根据场所的不同而改变温度。

  到了最里面的房间,头目确实在那里。正在吃饭中。这么早就吃饭了吗。
  就这样慢慢接近了在房间角落不加遮掩的宝物堆。

  因为施放了【完全隠蔽】,所以在找东西时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不久就发现了目标的物品。跟手掌差不多大的蓝色圆形平石「青之印」。
  赶快把它放到物品介面中吧。用视线选择,取得。

  与主线故事有关的目标已经达成了。接下来是盗贼头目。

  简单的走到进食中的头目背后,将其踢飞。

  在此同时【完全隠蔽】的效果解除使我的姿态显示了出来,因为是突袭所以没有任何问题。

  头目和吃饭用的桌子气势惊人的飞了起来,大力的撞在洞窟的墙壁上。
  整个人暂时贴在墙上的盗贼头目,碰一声地往地面落下,仰躺在地板上。
  好的、接下来就等真身出现了……。

  ……。

  起不来了呢。咦?

  难道是,真的死了?

  到现今为止的几轮游戏中,即使用强力攻击打飞盗贼头目,「炼狱的加恩加尔」也会无事的变身,所以这次才会感觉没有问题。

  而且不只是盗贼头目,「魔王雷古诺斯」中怪物以外HP为0时都只会先气绝而不会即死。

  ……如果这设定也因为超现实而改变的话有点讨厌啊。

  接近之后轻轻的踢了下头目。感觉弱到不能再加伤害了。

  「喂喂?死了吗?」

  试着搭了下话。

  就在这瞬间,头目的眼睛突然张开了。

  喔喔。有点吓到了。恐怖呦。

  「咕咕咕……做的还不错嘛,真的大意了。」

  吐出了前几轮听过好几次的台词,轻飘飘的浮上并立起来的头目。不对、加恩加尔。

  他的身姿急速的膨胀起来。

  身高有三米。头几乎要碰到洞窟的天花板。

  全身的皮肤变成了赤铜色,肌肉则是热烈地鼓起。头上长了两只角,口中有无数的牙齿长了出来。

  背上如同蝙蝠般的翅膀迅速地打开,屁股上长出长长的尾巴落到地上。
  周围的温度急速上升。火光在加恩加尔的身体周围舞动着。

  这就是炎之恶魔,「炼狱的加恩加尔」其真实姿态。

  「喔,看到了我的真姿也不感到惊讶,真是了不起。」

  俯视着我,加恩加尔说着钦佩的话。

  啊,失误了。因为是熟悉的场景,所以就普通的看着。第一次见到当然会感到惊讶的吧。不,恐惧才是当然的吧?

  要怎么骗过他呢。

  「喂?有听我在说吗?」

  就这样办。

  「……唉?唉唉?啊,恶魔?那个?盗贼首领呢?那个?那个?」

  连我自己都能明白完全没有在话中注入感情,只能随着台词晃着头假装左右搜寻。不练习演技不行啊。

  尽管如此加恩加尔还是擅自的对此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因为无法理解而思考停止了吗?

  我是魔王大人的心腹之一,炼狱的加恩加尔。为了调查剑之村是否有能拔出剑的勇者而来,于是在这里冒充成盗贼。」

  跟之前一样擅自的说明了起来。

  「妳看起来确实有两把刷子。到底有何种程度,就让我来试试吧。」

  在快要说完的时候,从下方而上的右拳向着我飞来。

  大概是能避开的,要硬吃住应该也行,但故意把力量放开全接了。

  「咕哈。」

  身体一瞬间往上飞去,撞在接近天花板的墙壁上。

  由于胸部受到了压力,即便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还是漏出了声音来。

  由于把力量完全放开了,所以自然的仰向落到地上。

  「喔,还有意识呢。」

  加恩加尔的台词停下来了。

  至今为止,接下来则是说着「你似乎有办法拔出勇者之剑。期待着与更强的你再会。」之后自行离去。

  不过现在啥都没说的看着我,果然,跟之前预料的一样?

  不,加恩加尔并不是看着我。而是看着这房间唯一的入口。

  在看啥?这样想的同时,从那个方向听到了几个人的脚步声。

  「老、老大?听到了不得了的声音啊,没问题……呜哇啊啊啊啊!是恶魔啊啊!」

  抵达这里的盗贼们,无法置信地看着这里。

  是这样啊。既然发出了那种声音,来查看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游戏时除非进入索敌范围否则不会有任何反应,还以为这次也是如此。这就是超拟真啊。

  盗贼们慌乱的逃跑了。你们到底为啥而来的啊。

  「……哼。」

  加恩加尔似乎也是这样想的?无聊的发出鼻音并重新的看向我。

  「妳似乎有办法拔出勇者之剑。期待着与更强的妳再会。」

  咦?结束了?就这样回去?

  「但难得有这种机会。为了让妳有和我再战的动力,就稍微帮点忙推一把吧。」

  原来没有要回去啊。话说回来,帮忙增加动力?这啥?

  加恩加尔露出了奸笑,将手放到我穿着的皮铠上──出力将其撕裂。

  「……不、不要! 住手!」

  演技演技。这次可别忘了。

  「喀喀喀……虽然讨厌但是身体没有动?看来是还没从创伤中回复呢。如果能逃的话逃走也没关系喔?」

  其实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想逃的话还是能逃的。

  加恩加尔意外灵巧的将我的铠甲以及内衣脱下。

  我在转眼间就全裸了。

  4.盗贼头目是,恶魔奸 -2-

  ……是的。这才是我此行最主要的目标。

  加恩加尔有着连村姑都想要侵犯程度的好色。

  照此看来,在女性主角战败之后,自然是可以期待凌辱事件的。

  感觉到腹侧被抓住,用单手提了起来。

  是加恩加尔的力量很强吗。还是我很轻呢。应该两个因素都有吧。

  加恩加尔的手很热。烟味是炎之恶魔所以体温高吧。但也没有到会烫伤人的程度。

  「放,放开我……」

  轻轻的推着握着我身体的手指。

  等级99当然也有与其对应的力量,但是没有刻意去做的话就发不出来。
  「嗯嗯~?」

  加恩加尔无视抵抗接近了我的脸。相当长的舌头垂了下来,从我的脚开始到股间、腹、胸、喉、下巴到脸一路往上舔。

  「呜呼。」

  一时间口鼻受到堵塞于是发出了点声音。

  「什么嘛?有感觉了吗?完全是发情的母猪味呢。」

  期待的事情暴露了。但到最后还是要表现出嫌恶的演技。果然,没有比即使讨厌但还是要被侵犯这种情节更能让人有感觉的。

  「没,没有那种事情……」

  「喀喀喀……如果老实点的话说不定会温柔些喔?」

  跟刚刚同样的从下往上舔。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温热的唾液涂满了全身。
  在重复舔完之后,加恩加尔转换了抓着我身体的方式。这次用双手各自抓着我的大腿,将我倒吊起来。

  我面朝加恩加尔的方向,眼前是加恩加尔的那话儿勃起的雄姿。

  这,这也太大了吧。即使考虑到身体的大小说不定只是稍微大一点而已,但都比我的手腕还粗了耶。长度应该至少有50公分?

  不,如果说身高3米对应50公分的话,换算成人类的尺寸应该是1米8对应30公分的程度? 这已经不能说是稍微大一点了。

  还在思考的时候,股间突然有被电到般的感觉传过,腰瞬间抬了起来。想知道发生什么事,因此往那边移动视线,看到加恩加尔的长舌正朝着我的小缝缝挺进。

  加恩加尔舌上的凹凸清晰可见。连我都只在镜中看过的柔软且敏感部分,正在被加恩加尔的舌头蹂躏。

  在腰边感觉有什么正在往上冲。顺着背部,瞬间充满了脑海。

  「咦呜、啊……」

  嘴巴擅自发出了声。

  呜哇,这是什么,糟了……。

  对于就这样把身体交出之危险性的不安,以及既然都如此了就继续下去的欲望在脑中交战。

  加恩加尔的舌头转移了侵犯的场所。就在我身体的前方。尿道周围来回舔舐后,尖端些许的插入尿道之中。

  身体因突然的袭击而震动。

  糟糕。快要无法维持意识了。但也想要更多舒服的感觉。

  加恩加尔的舌头更加往内移动。仅于知识还是知道的。这里是……。

  我朝向加恩加尔的脸看。与加恩加尔视线相交。

  正在使用舌头的加恩加尔无法说话,但那眼睛确实透露出了笑意。

  身体因为阴蒂被舔的刺激而跳了起来。

  「呜啊、啊啊啊啊啊……」

  在意识到的时候早已发出声了。

  即使刚刚已经有稍微碰触到了。身体还是因为超乎想像的快感而擅自的摆动。完全无法用自己的意识来抑制。由于双腿被抓住无法移动,被倒吊的上半身只能激烈的晃动以宣泄快感。

  激烈移动的舌头加入了更多的刺激,加上这种即使被抵抗还是被玩弄的状况,身体深处有着很舒服的感觉充溢而出。

  在舌头强力抵住阴蒂的瞬间,突然涌起的浪潮覆盖住了意识,脑袋只感到了一片空白。身体以腰为中心痉挛,有着紧紧收缩的感觉。由于脚被抓着无法移动,自由的双手抱着两肩,眼睛闭了起来。感觉似乎叫了什么,但由于意识飞了起来所以不太清楚。

  在大潮过去后,同样大的疲劳感席卷着全身。只能整理散乱的呼吸。

  刚刚的是……就这样丢了吗?

  仰视着加恩加尔,他将舌头收回闭上了嘴,俯视我得意的笑着。

  将我放到地面上后,为了凸显那已经更加巨大的阳具,加恩加尔挺起胸来就这样俯视着。

  「怎样?有坦率点的感觉了吗?」

  坦率,吗。

  虽然是自己的身体,但难得的异种奸机会,果然得让可爱的少女被强力的乱来侵犯呢。这次可不能变成和奸啊。

  要坦率一点嘛。

  捡起了地上的小石头,往加恩加尔的方向丢了过去。打到了厚实的胸肌上,简单的弹了回来。

  「这就是回答吗。喀喀喀……」

  我的右脚尖被抓着,往加恩加尔的方向拖动。因为有等级99的防御力所以背部这样激烈的和地面磨擦也没问题。

  加恩加尔将我的右脚往上提的同时,另外一只手则抵住我的左大腿。加恩加尔凶恶的那话儿就这样抵着我门户大开的股间。

  「呜……」

  能进去吗?真的要用这么大的东西?

  感到了非常的不安,就这样看着即将侵犯我的肉棒。

  「放心吧。会给妳到死前都不会后悔的初体验的。」

  这,可没有办法就这样放心啊。

  刚刚他说,是初体验啊。话说回来,自己都还没确认过是不是处女。自己看时有没有处女膜之类的都不太明白。

  加恩加尔将我倒吊玩弄时应该看得很清楚,所以才判定我是处女吧。

  「伊……」

  阳具就这样插了进去,在我的私处感觉被强行扩张的同时撕裂般的疼痛直达了脑际。

  难道说所谓的破瓜之痛,不只是处女膜被撕裂的疼痛,还有未经人事的阴道被打开的疼痛?

  不对,如果是那种尺寸的话,说不定真的造成撕裂伤了?

  「不,不能……」

  无意识的双手将身体向后推着,想从加恩加尔那边逃开。但是,加恩加尔迅速的将我的双手和腰都抓起来往上提。

  在空中就逃不了了。

  不仅仅是这样,因为我自己身体的重量,所以一点点地将加恩加尔的阳具吞入。

  「呜啊……裂开了……」

  股间感受到了燃烧般的热度。因为腹中的压迫而感到辛苦。

  「还要继续深入呢。」

  加恩加尔将掌握着的腰部往下压。又大又硬又热的东西就这样闯入了我身体彷佛被割裂的深处。

  「咕……伊……痛……」

  发出了疼痛的声音。

  想着到底进入到哪了于是看向自己的腰部,肚脐的下面有着不自然的突起。随着加恩加尔持续将我的腰往下压那突起则缓慢的向上移动。

  这东西实在是太大了。怪不得会这么辛苦。

  单纯的下压似乎无法插入的更深了,加恩加尔将我的身体举起后自由落下,同时开始往上顶。

  「咕哈……咔哈……」

  由于下面往身体深处的压迫,肺部如同被绞碎般的挤压出了些声音。并不是喘息声那样可爱的声音,而是腹部被凶器捶打后而发出的声音。绝对别搞错了。
  「哈……哈啊…………啊啊……啊……?」

  不过,在重复着这种行动的过程中,我开始对自己身体的感觉感到了疑惑。
  在加恩加尔往上突刺的同时,不只是痛觉和压迫感,跟刚刚高潮时相似的快感也同时的往上冲。

  该不会是,有快感了吧……?

  我曾听说过初体验只有痛而已。确实现在的状况以一个场景来讲是很美味的,但应该得不到快感,原本是这样想的。

  即使痛也能感到快感,这样的我难道是变态?好像无法否定。

  「喀喀喀,有感觉了吧?真是随便又老实的身体,以处女来说真是了不起的淫乱呢!」

  这是啥三流台词。

  可是,因此想起了一些事实。

  在至今为止的游戏中,南性主角与大量的女性角色发生了关系,其中当然有处女。不如说,一大半的都是如此。即使这样,那些处女在初体验时也有快感并高潮了。

  理所当然的,因为是HG嘛。也可以这样想。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吧。也就是说,我现在所有的快感,在HG中是理所当然的。哪来的超拟真啊。

  「呜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考虑到这点的同时,脑中维系着什么的东西似乎被切断了,快感一口气覆盖了全身。没办法,这是理所当然的嘛。

  痛是有的。苦也是有的。但是,正因为如此而有舒服的感觉。

  腰和双手都被掌握着,我的身体被当成男人性欲处理的玩具般上下摆动,摩擦着其中的又大又硬又热的东西。即使是这种被当作物品的场景也使人身心舒畅。

  「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这样快速了到达了高潮。

  身体中因痉挛而开始收缩,阴道紧紧缠住了阳具并彻底认识了其形状。背脊就这样向后仰,下巴向上,仰望着天花板。但是我的视线中一片空白什么都看不见。

  「哈哈啊…………哈啊……哈啊……」

  绷紧的身体缓解了些,整理了散乱的呼吸。虽然腹部还是有点辛苦,但依然感觉到了舒服的脱力感。

  「呜噗!?」

  才刚刚回过气来,口中就突然被什么东西插了进来。

  虽然前端有点细,但整体来讲也很粗的那个在我口中爆起。前端则已经侵犯到喉咙的深处了。

  这是什么……?

  为了瞭解插入嘴巴的是什么而移动视线,明白了是加恩加尔的尾巴。

  「还没到休息的时候呢。」

  他将腰部更快且更强的突刺。

  「嗯咕……呜咕…………噗哈!」

  还在侵犯着我口腔的尾巴,意外简单的拔了出来。还在思考为什么的时候,答案很快的自动揭晓。

  屁股的洞似乎被什么按着。

  「咦……?」

  越过肩膀往后窥视,被我的唾液沾湿的尾巴正在屁股下蠢蠢欲动。

  「等……不行,不能再这样进去了!不行不行不行、伊、嘻、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屁股被扩张了,腹部感受到了更大的压迫。笨拙的这样用力不会让痔疮裂开吗?不知为何一点色情都没有的思绪在我脑中浮起。

  彷佛是阳具从屁股压入一般,我的腹部更加的膨胀。快感从下半身的前后的压迫中涌出,就这样扩散到了全身。

  加恩加尔的腰摆动的更有气势,看来快要结束的样子。

  只不过,我也快要到极限了。

  已经高潮两回的身体应有的耐性跟没有一样,接受着加恩加尔的气势快速的即将登顶。

  与此相和的是,加恩加尔更上层楼激烈。

  呜哇,这是什么,毫无疑问的感觉到了高潮。身体痉挛的完全无法移动,但轻飘飘的感觉很好。虽然想要出什么声,但是,什么话都没办法说。

  接下来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弄不清楚到底是一瞬还是永恒。

  可是,就在那强而有力的膨胀用力往深处顶的瞬间一口气爆发了。

  子宫内感到了加恩加尔燃烧般的灼热精液喷出。咕咚咕咚的脉动就这样深深的压迫着我的腹部。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感到了筋疲力尽,只能徒劳的整理混乱的气息。全身已经无法再用力了。有种快要就这样断气的感觉。

  加恩加尔把我的身体上下摆动以榨取剩下的精液后,慢慢地拔出了尾巴和阳具。空气进入了被完全扩张的前后二穴,感到些许的寒冷。

  接着────

  ──在结束之后,随手把我扔到了地上。

  哇!在欢好之后这样做会不会太残酷了些!?

  「喀喀喀……感到不甘了吗?」

  此时似乎是被藐视着,但意识正在急速的消逝。

  「这样的话,就去取得足以打倒我的力量吧」

  啊,话说回来,这就是那个协助我增加动力?故意做出让我仇恨的事这种感觉?

  不知道如果在途中变得主动的话现在会怎么发展。

  「喀喀喀……」

  加恩加尔笑着在火焰包围中消失,这表演欲望也太强了吧。

  感觉下体裂缝中的精液正在逆流并垂落于地面,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5.巨大史莱姆是,很舒服的 -1-

  恢复意识时已经在床上了。

  缓慢地看向周围。虽然是第一次来到的地方,但感觉似曾相识。是剑之村的诊所。

  与加恩加尔的战败剧情后主角苏醒的地方。

  房间中有着治疗设施风格的六张简单且干净的床铺,我就睡在窗边的其中一张上。

  感觉有点遗憾,苏醒之后就能回到现实的想法也不是没有。

  看向自己的手,果然还是赛希尔的小手。

  ……该不会,就这样成为现实了吧。

  试着撑起上身。除了还是赛希尔的身体之外没有感到任何异常。

  肩膀感觉被啥碰触于是确认了下,是自己的头发。有着到背中央的长度。
  所以说马尾被解开了吗?在被加恩加尔侵犯的期间还是那个样子的,应该是被搬到这里休息时被解开了吧。

  俯视自己的样子,穿着朴素且干净的白色连身裙。是没有看过的服装,可能是诊所的病人服吧,事件专用装备之类的。

  上下都没有穿着内衣。

  被加恩加尔破坏的只有皮身铠而已,其他的装备怎样了呢?

  把视线转往周围,床边的椅子上好好叠着那些东西。

  匕首。腰包。上下的内衣。黑缎带。

  内衣都已经洗干净了。黑缎带虽然没有看过,但总感觉之前头发就是用这个扎的。

  皮铠则不只是胸铠,其他部件也都不在这里。

  「啊,妳醒了啊。」

  从房间的入口处有声音传来,那里有一位穿着大围裙的女性。

  也是初次见面但是有印象的人。名字是尤妮丝,是这间诊所的治疗助手。
  另外也是加恩加尔事件最初的牺牲者。

  之前事件战败后来搭话的都是诊所的医生,没见过像现在跟尤妮丝说话的剧情发展。

  「嗯……没……咳、咳。」

  本想回答「嗯,没问题了。」,但在说话的同时忍不住咳了起来,喉咙感觉很干。

  「请等一下。」

  尤妮丝走出了房间,很快地拿来了水杯,不知道是什么的药,以及一套布衣。

  首先把杯子里的水喝个精光。

  「十分感谢。」

  「没问题吧?还会痛吗?」

  「嗯,没问题的。」

  尤妮丝が将拿着的布衣放在旁边的另一张椅子上。

  「为了对皮铠没有派上用场所表示歉意,

  武装店的老爹送来了这布衣和皮靴。」

  话说回来,皮身铠确实是被加恩加尔撕裂了。

  「妳是……那个,妳也算是这边接收的患者,可以请问一下妳的名字吗?我是这边的助手尤妮丝。」

  「是的。唉……我叫赛希尔。」

  「嗯。

  另外赛希尔先前所穿之皮铠,因为坏掉所以不能使用,已经处理掉了。」
  坏掉的只有身铠而已,以为其他部件还能使用的说。

  啊啊,但是已经不能做为防具使用了吧。毕竟这整体来讲是一件道具。有点可惜。

  说不定是作为交换布衣的条件被武装店回收了。

  「另外,有人说盗贼的洞窟出现了恶魔,是真的吗?」

  咦?怎么知道了?

  「是的。我跟他打了一场,结果输掉了,然……然后……」

  「啊!没关系!了解到真的有恶魔出现就够了!妳不用再勉强想起更多了!
  啊,不对不对,至少还想要知道恶魔接下来去哪了。」

  但是在第一轮的战败事件之后,是由被委托来驱逐盗贼的其他冒险者将主角运出……这类的发展,村民应该不知道加恩加尔的存在才对。

  这次的发展有些微妙的不同。

  「恶魔在我眼前消失,不知道他去哪了。

  ……那个,为什么知道恶魔的事呢?」

  「在昨天午后,盗贼们到了村子附近呦。但是没有想要进来村里的意思,于是村里的年轻男人和冒险者们主动出去查探状况。

  盗贼们因为害怕而失去站一直接投降了,吵着洞窟出现了恶么什么的。
  所以为了确认是否为真,在傍晚后冒险者总动员前往探索……然后就把赛希尔带回来了。」

  原来如此,是那时逃跑的盗贼们啊。

  不过我当时连脏污都来不及擦拭就全裸的失去了意识,总动员的冒险者们则发现了这样的我。

  在游戏开始的时间点上剑之村的冒险者中大多都可以与其组队,从某方面来讲他们也算是熟人了。

  被那样的人们,看见了这种姿态,吗。

  呜姆姆,在没有知觉时已经玩过露出了吗。

  意识到时脸已经开始热了。虽然自己说有点那个,但我对H的耐性有点低也说不一定。(译按:语毕,哄堂大笑。)

  「没,没问题了呦!也没有受什么重伤!

  现在应该已经可以动了,想要出院的话也没啥问题!」

  应该是在关心思考中的我,有些误会的尤妮丝如此安慰。

  手和脚确实都能动,这样就没问题了。

  「把这个吃下去。」

  药丸和再度装满的水杯递了过来。

  「这是什么药?」

  「露露波之药呦,效果是……」

  「啊啊,避孕药啊。」

  「……嗯嗯,知道的呢。」

  这是男性主角无法使用,在店中卖的道具,只为道具图鉴搜集买了一个。
  是强力的避孕药,除了服用后数日间绝对不会怀孕外,对于服用前一段时间的性行为也能发生作用,而且几乎没用副作用。

  但是,在「魔王雷古诺斯」中是没有怀孕事件的。所以在当初这是完全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道具。

  虽然如此,但在设定上确实有怀孕这件事,所以避孕是必要的。

  即使不知道能不能和恶魔生孩子。

  吃了收下的药。

  「那个,接下来……」

  因为讲到了避孕药的话题,所以气氛变得有点低落。

  是提出出院话题的时候了。

  「想要回旅馆去。」

  「喔,嗯,了解。我去外面等,换完衣服之后就过来吧。」

  在尤妮丝步出房间后,脱下连身裙恢复赤裸。

  大概确认一下自己的股间,没有办法想像曾经被比自己的手腕还大的那话儿进入过,恢复成漂亮的一直线了。

  是诊所医生治疗的效果吗。

  或者是勇者之铠的自动HP回复生效了也说不定。昨日即使是那样的疼痛却连1点伤害都没有承受。或许正常的性行为并不会使人受伤也说不定?

  穿上内衣,换上布衣。

  拿起黑色缎带……马尾什么的,没有绑过啊。

  打开道具介面,取出贵妇的梳子。这是和豪华穿衣镜同类的道具。多余的豪华装是甚至在使用上造成不便,但是手上没有其他梳子了。

  把头发往后梳试着绑起来。

  虽然我没有任何知识,但身体中似乎有着本能,手习惯的将发带绑好。
  虽然是玩家角色,但也有生活至今的本能留在身体里吗。

  穿上鞋子,将匕首和包包放至腰间。

  好的,东西都齐全了。

  连身裙嘛……。叠好之后放在床上。

  走出了房间,尤妮丝如刚刚所说等在外面。

  这里离诊所的出入口很近。

  「这样就好了,请多加保重。如果身体有啥异状的话请立刻回来。」

  「是的,感谢妳。话说回来,治疗费用是……」

  「这次这样就好呦!现在身上没有钱吧?以后注意一点就好!」

  尤妮丝微笑着摇手。

  确实在表面上我是身无分文的。

  「我之后会回来付的……」

  「不必不必。被盗贼抢走了是吧?治疗费会从他们那边搜出来的分过来,不用在意。

  不如说妳现在没钱应该会感到困扰吧?把这拿去吧!」

  她将一枚金币塞了过来。

  「唉?这我可不能收!」

  「没关系啦。反正这是盗贼的不义之财。」

  「原来如此。」

  在身无分文的状态下拒绝也有点不自然,理解万岁。

  也只能和盗贼说抱歉了。但反正盗贼本身也有错嘛。

  「那再见了,谢谢妳的照顾。」

  「再见,请保重身体。」

  外出后确认了太阳的位置。还是早上的样子。

  根据尤妮丝说的话,我和加恩加尔是在昨天做的。之后就这样睡了一晚。
  旅店的费用浪费了呢。

  在无意间,咕呜,肚子叫了。

  话说回来,从游戏开始后都没吃过东西。

  去旅店吧。住宿费
评论加载中..